万万没想到这个动物摄影师拍的家庭太可了

 

▲ David拍摄的妻子和儿子

01

从肯尼亚的部落土地到苏格兰的阴霾山脉,都有这位出生于英格兰摄影师的足迹。

David Chancellor成名于拍摄动物,他三度获得“年度×佳尼康摄影师”称号,并凭借作品《hunters》和《elephant story》获得世界新闻摄影奖。

在我开始介绍之前,可能你以为他的作品是这样?

 


▲ © 国家地理杂志

而实际上他拍的是这样的:

 


▲ from《the hunted》

作为猎物已经***亡的狮子与长颈鹿。

是的,并不美好,且大大不同于大多数国家地理类的动物摄影,David的照片更加专注于狩猎者与猎物之间的关系,用血腥和现实提出了自己的思考与观点。

 

▲ from《elephant story》

02

David所涉及的拍摄项目较多,但大多数围绕着野生动物与狩猎开展。

为更多人所知的,是从猎人和猎物两个角度,即作品《hunters》和《the hunteed》,叙述了非洲草原的对立关系,真实而又无奈。

《hunters》是David历时多年拍下的不同人物,从10多岁的小男孩,再到白发苍苍的老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狩猎者

 

▲ from《hunter》

在西方历史上,早在百年前,就有白人殖民者中的富人,把狩猎看成是一项“勇敢者游戏。

而今这个游戏仍然有大量的追随者,男孩子成为一名猎人,是被象征着勇敢。

他们的父母豪掷千金,只为让自己的孩子在非洲草原体验猎***。

 

▲ from《hunter》

这个不到15岁的女孩,正在把自己猎***的猎物通过马匹,驮运回营地。

 

▲ 猎人与猎物的一次摆拍

 

▲ 即将出发打猎的猎人

 


▲ from《hunter》

细心的话,你会发现,David Chancellor从来不直面猎***的过程,他温柔地回避了残忍的一面,大量用不同的人物肖像来描画了狩猎者这个群体的形象。

《the hunted》项目中的表现手法也是类似,不正面地表现***戮,而是通过静物置景的方式,拍出了作为被***戮的一方,即野生动物的状态,像是被陈列的展品一样,瞬时间在照片中看到的生命,并不具有生命的特质了,甚至像是战利品和商品。

 

▲即将被打包运回给狩猎者的战利品(头和皮)

 

▲依旧睁着眼睛的***去的大象

 

***长颈鹿

 

▲ 象牙山

上图堆积如山的非洲象的象牙,让人有一种惊愕感,可能很多人不知道,非洲象牙的大出口和消费国莫过于中国(近15%的全球市场流入地,是象牙消耗量非常大的国家)。

 


▲ from《the hunted》

用光线和色彩隐藏了***的直白,把猎物的尸体,以静物的方式呈现出来,让观者细思极恐。

反复翻看David的这组猎物,透露着一丝“温柔的***机”

 



▲ from《the hunted》

David Chancellor还展示了捕猎者的“宫殿”:狩猎俱乐部。

由于使用的是Mamiya 7II中幅相机配合65mm的小广角镜头,俱乐部里密集的猎物展示让画面十分震撼。

然而这些作品也组成了项目《safari club》。

 


▲ from《safari club》

***戮是否已经可以堂而皇之的变成狩猎者展示、炫耀的社交工具?

摄影师并没有给出一个答案,只是用安静的影像展示了被拍摄双方的状态,从而让观者自行去思考。

在另一方面,非洲的每个猎场都会有一个为期14天的狩猎季,这样的游戏逐渐成为了一种吸引有钱游客的娱乐方式。

奶爸在网上查阅相关资料,每年大约有万名来非洲猎场体验狩猎游的客人,这些人为当地贡献了数亿美元的GDP。

而猎场会在非狩猎期限制未经允许的猎***,用有限的有目标的捕***,避免了大范围无休止的猎***。GDP的增加vs物种的减少,有限的捕***vs无限的滥***。

上一页 1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