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师雍和在照片里建立连接延伸信息情感和思想

2023年9月24日,摄影家雍和在分享会现场。澎湃新闻记者 吴栋 图

2023年9月24日,摄影家雍和正在演讲。澎湃新闻记者 吴栋 图

 

看见 看不见。雍和 摄

一、时代
人都会关注大事件,但很难碰到,雍和认为,面对重大题材,纪实摄影可以从有时代痕迹的小背景入手。在《人民广场卖棒冰》里,雍和拍下了推着自行车的棒冰小贩,他们的车子后头摆着木头箱子,这让人联想到里面保温用的棉花毯和过去天热吃棒冰的快乐。照片《看看我的肺》里,雍和在中国首次将PM2.5纳入空气质量标准时将镜头对准了前来医院寻诊的人群。“纪实摄影要留下痕迹,更重要的是连接时代背景。”雍和说。
摄影可以记录时代,那焦点是否要始终对准消失的景物?在雍和看来,纪实摄影既要面对消亡,也应关注新生事物。“有很多现在消亡的东西,在过去也是新事物。”他切换到了一张摄于1982年的照片,照片中,人们在华侨商店外张望,商店里的商品要用外汇券购买。之后又展示了一张中年男人的肖像,他大方地露出别在腰间的BB机。“那时诞生的这些新事物,后来就没有了。”雍和还强调注意或明示或暗示的符号,如路边的广告牌,借它所承载的可解读信息丰富照片的内容。

看看我的肺,2012,上海。雍和 摄

伏明霞拍广告,2001。雍和 摄

 

买挂历,1992。雍和 摄

街头广告牌,1989,上海。雍和 摄

二、人
“社会是人组成的。”从普通人身上折射大事件大场景是雍和的摄影里所提倡的。他同时以一张排队等摇号买房的照片和另一张以彩绘吸引观众看房的照片为例,解读房地产的冷热起伏。“我会把焦点更多对在老百姓身上。”雍和说。

谢晖的女粉丝,2004,上海。雍和 摄

 

我是工厂我怕谁,2005,上海。雍和 摄

观看,2000。雍和 摄

偶像来了,2005。雍和 摄

 

三、摄影语言
就像写文章也要有修辞,照片里什么是重点?雍和觉得需要用摄影语言表现。他以《禽流感:道口》这张照片为例,逆光产生的大面积的黑色把无关的东西隐去,仅仅突出了白大褂、针筒和鸡的轮廓。另一张照片里,雍和用将自己的心情与评奖后被隔离时的状态结合到一起。“同一件事情,你的描写有不同角度,有不同的构图、影调选择。这些都是摄影语言。”雍和说。
此外,雍和分享了1991年安徽水灾的报道,让现场观众切身体验了纪实的温度和力量。“把对弱势群体的关注和自己的观察表达出去,如果摄影对推动社会进步有一点点力量,它多多少少是有些作用的。”雍和说。

禽流感:道口,2005。雍和 摄

 

弹窗:隔离中的中秋节,2022。雍和

浦东,2007。雍和 摄

 

上海,2010。雍和 摄

最后,雍和回到了讲座主题,讲述了照片里的“连接点”。一张照片里,雍和拍下了一个自己给自己办退休的老者,他给自己戴上大红花,站在清晨的街边,以这样一张照片引发观众思考职场中的人情味。另一张照片中,他拍下了为母亲住院筹钱的儿子,背景里,老太太偷偷望向儿子,她的目光与儿子的表情在框里形成交错的连接,让人感到普通人生活的艰辛。在他看来,这些连接都是摄影中的增值部分,让信息、情感和思想得以扩展。

住院之前,1990。雍和 摄

 

北外滩,2004。雍和 摄

 

2023年9月24日,讲座结束后,雍和(右二)与复旦大学教授顾铮(右一)、长宁区摄影家协会主席高斐(左一)、

澎湃新闻记者许海峰进行了简短的对谈。图为顾铮正在发言。澎湃新闻记者 吴栋 图

该公开课是『行有极 心』长三角城市摄影家联盟系列主题活动“我的家园”摄影工作坊公开课之一,此前由魏壁、陈荣辉与许海峰三位摄影师先后进行了分享。“我的家园”摄影工作坊是长宁区摄影家协会2020年牵头成立“长三角城市摄影家联盟”的项目,聘请著名摄影评论家顾铮教授担任工作坊学术主持人,通过工作坊公开课让12个城市联盟成员协会的摄影师在专题学习中获得提升,创作“我的家园”组照投稿,经评选,获奖作品将于2023年12月展出。